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最新消息新聞資訊站實驗鼠雌雄兼顧?

實驗鼠雌雄兼顧?

來源 : 聯合報
update : 2020/02/24

科學實驗多用公鼠,近年國內外都有學者表示,男女生理結構不同,與人體有關的動物實驗應也要兼用雌雄。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所副教授林宜平就說,桃園RCA工殤案曾因實驗未納母鼠,驗不出千餘名女工罹癌原因,官司打了20年。但我國的科學研究至今仍不重視相關問題。

一份2011年的國際期刊論文指出,全球「生殖生物學」、「免疫學」實驗用的雌性動物代表性不足;各領域有22%到42%的論文沒註明使用動物性別。我國實驗動物統計也不分,農委會表示,2018年使用123萬隻實驗動物,但調查各機構用量的表單,沒列性別欄。

林宜平說,她擔任1994年發生在桃園的RCA工殤案顧問,該案是千餘名年輕女工在工廠工作、住宿,喝了被有機溶劑汙染的水,且用來洗澡、洗衣,得了乳癌、卵巢癌等病。

該案官司打超過20年,起初實驗都用公鼠做,發現汙水只會造成肝癌,與女工所患病症不同;直到台灣大學毒理所團隊納入母鼠做研究,發現喝汙水的母鼠腹腔、生殖器發黑,法院終於採信科學證據。截至去年底,第一波、第二波提告員工勝訴獲賠。

至於實驗鼠性別不平衡原因,也是公共衛生博士的林宜平曾採訪實驗室獸醫,得知母鼠要吃更多飼料,才能和公鼠一樣重,飼養不符成本。國研院動物中心副主任秦咸靜說,過去常認為母鼠受荷爾蒙影響,且會發情,用公鼠較穩定,但母鼠用量已漸提升。

林宜平表示,學界雖有人主張實驗動物要兼顧兩性,但可能導致樣本數要提升為兩倍,犧牲更多實驗動物,動保人士反彈。但她說,雌、雄用量懸殊也造成浪費,像是陽明是自己飼養實驗鼠,但曾經只有一個老師訂母鼠,校內實驗室只好淘汰其他母鼠。

科技部建置的「性別化創新」網站整理各國學界對實驗動物性別的討論,有國外學者表示,政府機關應適時要求公家補助機構兼用兩種性別的動物,且樣本數都要符合要求。

《認識實驗鼠》

去年使用94萬隻 常用種類有4種

農委會統計,我國2018年單實驗鼠就使用94萬隻,是用量最高的實驗動物。國研院動物中心副主任秦咸靜說,國內科學實驗最常用小鼠,膽固醇藥物測試常用倉鼠,天竺鼠最常用來測試疫苗安全性,這些老鼠接受實驗後被安樂死,是造福人類健康的功臣。

秦咸靜說,老鼠和人類一樣是脊椎動物、哺乳動物,適合用於科學研究。常見的實驗鼠有四種,小鼠僅25到35克,是體型最小、成本低、經濟效益高的實驗鼠,約6到8成科學實驗都用牠。

大鼠腦部比較大,且有高血壓,常用於相關研究。倉鼠會冬眠、比較胖,有高血脂,常用於膽固醇藥物測試;牠們另有頰囊,很適合做口腔癌實驗。天竺鼠最常用來測試疫苗的安全性。實驗後要安樂死,最常用的方式是二氧化碳安樂死,比較人道,也不會過度衝擊研究員的心理。

秦咸靜說,實驗鼠的祖先是科學家在實驗室選種而成,一生都為實驗而活。小鼠離乳後就按性別分房住,4隻住一籠;公鼠為了稱王,會攻擊其他公鼠的生殖器;母鼠則會試圖除掉對方觸鬚,讓對方變醜,「最後看誰毛最多,就表示牠贏了」。

動物房研究員每次入動物房都要洗澡,全程穿無塵衣照料動物。研究員也要素顏、不能擦指甲油,以免散發氣味影響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