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最新消息生技電影《良醫墨非》關懷COVID-19爆發期間醫護工作者的PTSD症狀

《良醫墨非》關懷COVID-19爆發期間醫護工作者的PTSD症狀

來源 : 朱薏 整理編輯
update : 2021/01/21
圖片來源:ABC 網站

改編自同名韓國電視劇的美劇《良醫墨非The Good Doctor》,於2017925日在ABC頻道開播,三季以來持續穩坐最受歡迎電視影集之一的寶座。第四季碰上Covid-19大流行,在美國執行居家隔離期間斷斷續續播出,劇情多環繞疫情期間美國醫院的應對狀況和最美逆行者-醫護人員,在前線作戰的情形。

面對到目前為仍就失控的疫情,不僅是美國,英國和日本的醫療系統幾近崩潰。系統內的醫護人員一方面要面對無止息湧進的病患,同時還要承擔自己受到感染的風險,不僅體力超過負荷,心裡更是受到極大的重創。良醫墨非第四季第6集對此有著深刻的描述。

在大多數人依然能夠平安度日的此時,除了感謝醫護人員在疫情前線辛苦的付出,我們也要疾呼:在規劃有效的干預策略時,必須考慮醫護工作者的心理健康,以提高面對當前
COVID-19大流行醫護人員的適應力,並降低其不利的心理健康結果的風險。

數據:

  • 20201021日在《PLOS ONE》上的一篇研究顯示,在1773名衛生人員和公共服務提供者中,PTSD症狀(28.9%),焦慮症(20.5%)和抑鬱症(21.2%)的患病率較高;
  • 20201016日發表在《歐洲精神創傷學雜誌》上的研究表明,超過三分之一的英國醫護人員(34.1%)在大流行急性期經歷了焦慮或抑鬱等症狀。儘管六個月後下降到17.9%,但在12個月或更長時間後又上升到29.3%:
  • 202010月號《精神病學研究》雜誌上,一篇題為「面對三項冠狀病毒爆發的醫務工作者的PTSD症狀:在COVID-19大流行之後我們能期待什麼」的研究分析指出,高比例的醫務工作者,更容易發生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和創傷後應激障礙症狀(PTSS)。

 
COVID-19大流行期間,衛生工作者和公共服務提供者的PTSD症狀、焦慮和抑鬱情緒明顯升高。與間接工作的人相比,直接與COVID-19患者一起工作的人的PTSD症狀和抑鬱水平明顯更高。這些症狀的增加明顯高於大流行前人群的估計,表明該問題可能是引起關注的主要原因。在即將到來的時期,專家學者們警示,應特別注意評估衛生人員和公共服務提供者中PTSD症狀的水平,並立即採取適當行動,以監測和減少在具有重要社會角色的大流行前線工作的這些人群中的PTSD、焦慮和抑鬱。

COVID-19要求快速開發醫學創新措施、人員配置和公共衛生討論。同樣的能量也必須指向醫護人員的福祉。

專家指出,提供一個多學科的系統級方法可能是最有效的,以滿足醫護人員的需求,因為他們的情況涉及到複雜的長期而廣泛的問題。一種系統方法集中於如何透過關注政策、工作場所文化、培訓、領導溝通以及獲得資源、服務、自助工具、社區空間和資源等各個層面,來改善人員的社會情感和專業需求。

這並不是說許多衛生組織都沒有為員工的福利投入資源,但是這些需求在不斷變化。世界衛生組織建議開放與領導層的溝通管道,保持適當的人員配備,並根據醫療保健人員的心理健康需求,提供保險和公平工薪政策援助。

《內科醫學年鑑》報告發現了七個相互關聯的重點領域,可以使醫護人員的福祉受益。這些可分為三大干預類別:個人層面(情感支持、自我保健技能);組織層面(領導階層的參與、工作場所文化、資源和政策);和社會層面:

1. 需要彈性和減輕壓力的培訓
合併APD模型(預期、計劃和中止)可以幫助醫療保健專業人員建立適應能力。這可以採取多種形式,例如衛生組織內部的預防性培訓、例行的健康檢查、每日的自我反省,或者只是提供支持材料的途徑。

幫助醫護人員了解自我保健做法並將其納入日常工作中,不僅可以增強他們的個人能力,而且可以跨文化交流這些可持續措施的重要性。

2. 滿足臨床醫生的基本需求
確保醫護人員的心理健康至關重要,同時要確保穩定滿足其生活的基本需求。

這些需求是最基本的,它們會影響已經承受COVID-19疾病痛苦、悲劇和創傷的人員的壓力水平。

3. 對新工作角色進行專業培訓的重要性
對於許多醫療保健專業人員而言,面對患者的大量湧入而不得不因應新的職位是焦慮的主要來源。可以透過開展專門的技能培訓(例如感染控制),並教導人員如何識別和應對處於心理困擾中的患者,來緩解這種情況。

結合針對緊急情況重新部署的專門技能培訓計劃,可以為將來的大規模不確定性和減輕焦慮做好準備。

4. 領導階層的認可和清晰溝通
領導階層的溝通可以增強員工的能力或者引起焦慮。衛生系統中的領導者角色具有贏得信任的重要作用,可於員工在大流行的不確定性範圍內運作時,提供最新的資訊和保證。除了清晰的溝通之外,針對人員需求採取的具體措施和積極的傾聽,也可以反映出一種支持文化。

在大規模創傷和不確定性環境中,規範自我保健的重要性可能會非常有益。

5. 解決道德傷害的承認和對策
精神傷害的情況被定義為當他們處於權威位置時,由於所謂的「權利」的背叛而造成的心理傷害。在COVID-19期間,有多種方式會發生這種情況,包括執行迫使患者獨自死亡的保護性政策、確定哪些患者獲得了維持生命的資源,以及向工作人員和家屬傳達困難的消息。

預防精神傷害的一些最佳措施是增強對症狀的認識,例如抑鬱和焦慮。領導者還可以主動監控、理解和支持員工的福祉,因為在許多情況下,遭受精神傷害的人可能不太容易獲得協助。建立一種由專業人員提供資源的支持和規範化文化,可能會增加遭受痛苦的個人參與服務的可能性。

6. 同伴和社會支持干預的需求
COVID-19已極大地抑制了正常的社交關係,這在心理上付出了高昂的代價。提供持續的社交聯繫機會可以改善個人的心理健康。人員可能被剝奪了與其家人、同事和社區之間的社交互動,而這些互動通常可以滿足COVID-19之前的心理需求。

7. 精神衛生支持計劃的規範化和提供
研究人員建議為公眾開展宣傳運動,並制定一項全國流行病學追踪計劃,以關注人員的福祉和干預措施的有效性。建立一種照顧患者和人員的文化,可以使尋求支持的工作正常化,減輕創傷的污名化,並為員工提供照顧他人的資源、經驗教訓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