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產業資訊醫材報導醫材產業基於“互聯網+醫療”的雲膠片在醫學影像中的應用與現狀

基於“互聯網+醫療”的雲膠片在醫學影像中的應用與現狀

來源 : 中國醫療設備雜誌2021第8期
update : 2021/11/15
引言
醫用膠片是一種介質,其價值在於顯示影像的特性[1],在影像疾病診斷中非常重要。近年來,隨著成像設備與診斷技術的不斷發展,多部位檢查、高分辨圖像要求日漸增多,海量的醫學影像資料使得膠片的需求和本機存放區的負荷越來越重。作為傳統醫用膠片的塑膠膠片和紙質膠片,其顯示信息量有限,且不易攜帶,不便於長期保存,在臨床上逐漸被基於PACS 的電子膠片取代[2-3]。由於基於PACS 的電子膠片為本機存放區,不僅記憶體空間佔用大,而且在院外就診患者影像即時會診應用受限。如何在降低成本並提高影像資訊應用效率的同時,滿足患者日益增多的院外會診需求,減少重複檢查費用是影像工作中需解決的問題。雲膠片是一種創新的互聯網醫療模式,其顯示資訊完整,使用便捷及服務多元化,在醫學影像檢查中的應用具有重要意義[4-6]。本研究通過雲膠片在放射科中的應用,初步探討雲膠片的臨床應用價值。

1 資料與方法
1.1 雲膠片網路的構建及操作流程
雲膠片網路主要由內網影像生成模組和外網影像讀取模組構成。內網生成模組,即構建影像服務平臺,既能規範化地集中收集影像資料,又能靈活地對不同的應用服務做出部署和回應,從而實現影像資料的即時互操和共用。具體操作流程如圖1 所示,包括:① 影像設備生成影像電子膠片並上傳至PACS 伺服器,同時歸檔到PACS 儲存伺服器中;② 影像報告醫生通過工作站電腦從RIS 伺服器上讀取病人資訊,實現閱片診斷,且將診斷結果以報告形式保存在該伺服器,同時向雲膠片伺服器傳輸電子膠片和影像報告;③ 內網影像平臺包括自助報告印表機,患者通過掃描檢查二維碼訪問並列印平臺中的診斷報告和影像膠片。所謂外網影像讀取模組,是使影像報告和電子膠片不再局限於醫院局域網內,僅限於調取和查看。病人通過掃描檢查報告中的二維碼,正確輸入提示問題密碼後,即可進入雲伺服器訪問自己的雲膠片資訊以及PDF 格式的影像報告,可以便捷分享、下載自己的檢查結果,並長期保存在自己的電子存放裝置中,不僅環保,而且查看、攜帶極其方便。根據就診情況,患者在其他醫院就診過程中亦可即時查看本人影像,實現便捷地會診。網路構建對平臺建設和影像資料均有要求,詳細標準參照浙江省數位影像服務專家共識[7]。

圖1 雲網路的構建


1.2 雲膠片網路資料的安全性
醫院對資料安全要求高,確保資料安全對雲膠片的應用至關重要。與雲膠片服務商簽訂資料安全保密、資料所有權等協定,嚴格保護患者隱私。搭建中轉伺服器,確保資料存儲安全,院內網路經中轉伺服器推送膠片影像資料後發送至外網雲平臺,避免內伺服器直接暴露在外網,避免內外網資料直接互通,提高了安全性。共用影像資料獲取二次診斷意見,需通過許可權認證(如身份證後六位)並具有存取控制時效性(推送訪問連結5 min 內有效),保障系統資料的可靠性與保密性。

1.3 基於DICOM標準的雲膠片實現
作者任職的重慶市璧山區人民醫院 (下稱“我院”) 應用雲膠片檢查結果自動列印,全面實現無傳統膠片化,患者通過掃描二維碼獲取並列印診斷報告。若因特殊要求需要傳統膠片,可攜帶證件至工作臺列印。本研究記錄我院應用雲膠片以來DR、CT 及MRI 影像檢查總量、雲膠片服務患者量及傳統膠片列印量,並分析應用雲膠片過程中仍需列印傳統膠片的主要因素。

2 結果
我院PACS 連接的放射檢查設備包括3 套DR 機、1 台16 排螺旋CT、1 台寶石能譜CT、1 台1.5 T MR 等。通過雲網路平臺和膠片印表伺服器的構建,在全院影像檢查中實現雲膠片功能(圖2~3)。自2018 年10 月正式應用雲膠片後,共服務患者約20 萬人次,服務患者總量如表1 所示。

圖2 雲膠片完整資訊顯示要素

注:a. 電子膠片,普通臨床醫生快速瞭解病情;b. 診斷報告,醫生、病人及家屬通過查看報告瞭解病情;c. DICOM原始圖像,臨床醫生及影像專家通過 DICOM影像流覽診斷。
 
圖3 雲膠片的獨特性——方便院內外即時會診


表1 2018年10月至2019年9月雲膠片服務人數及比例

 
應用雲膠片,實現了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雙贏,見表2。2017 年10 月至2018 年9 月,共計檢查184612 人次,平均每人列印膠片3 張,傳統膠片按每張18 元計算,共計成本約997 萬元,列印出來未取的傳統膠片8863 張,膠片耗損約16 萬元;而應用雲膠片後實行按人次收費,雲膠片價格為每人次20 元,膠片成本約403 萬元,雲膠片應用後傳統膠片實行按需列印,共計4625 張,未取膠片0 張,廢片率為0,節約廢棄膠片。雲膠片共服務檢查檢查197112 人次,按平均每人產生影像資料300 M 計算,共計節約本機存放區
空間約48 TB。

表2 應用雲膠片前後1年對照表
 

應用雲膠片過程中,仍存在少部分患者對傳統膠片存在需求,見表3。傳統膠片需求人數占檢查總人數比為2.29%,其中MRI 檢查患者對傳統膠片的需求最大,為MRI 總人數的4.375% ;對於DR 及CT 檢查患者,物理膠片需求比分別為各自檢查人數的1.55%、2.81%,傳統膠片需求量與檢查類別對疾病顯示清晰度呈正比。詳細記錄仍需傳統膠片的原因,見圖4。院外就診在傳統膠片需求原因中占首位,比例為39.76% ;其次為理賠,占比16.24% ;評殘對傳統膠片的需求次於理賠,占比13.51% ;傳統膠片需求的原因還有醫生、手術及自我需求等。

表3 2018年10月至2019年9月膠片列印人數及比例


圖4 傳統膠片需求原因及所占比例


3 討論
隨著近年來互聯網技術的不斷發展,國家也在積極推進“互聯網+ 醫療”[8],關乎人類健康福祉的醫療與“互聯網+”不斷碰撞,形成以互聯網為載體、以資訊技術為手段(包括移動技術、雲計算、大資料等)與傳統醫療健康服務深度融合的“互聯網+醫療”模式[9-12]。雲膠片應運而生,代表了我國醫學影像服務的新方向,也將帶動影像服務模式的變革。

3.1 雲膠片的應用價值
影像檢查結果屬於患者的就診資料,要求圖像存儲30 年[7]。然而,隨著自我健康意識的不斷提高、經濟的發展及醫療環境的改善,醫療患者呈現日益增多的趨勢,對本機存放區空間和傳統膠片的需求量不斷擴大。應用雲膠片後,絕大部分患者接受雲膠片服務,減少了我院自助報告列印設備及傳統膠片的購置,可為醫院節約年成本達百余萬元;同時也減少膠片損耗,有助於環保[13]。

我國院內影像目前以工作站流覽為主,院外就診醫生主要靠患者攜帶的傳統膠片會診,而傳統膠片上無法對病灶進行大小、CT 值測量等評估,不利於會診醫生精確診斷。雲膠片不但包含具有DICOM 格式的電子膠片,還具有原始影像資料,並且通過即時通信軟體以二維碼形式即可以將結果推送至會診專家,方便快速便捷流覽影像,打破患者和醫生間的地域局限,助推分級診療和檢查互認[14]。另外,因患疑難疾病至上級醫院就診時,患者可通過訪問雲膠片查看既往檢查結果,避免重複檢查,減少患者就醫費用。

同一患者往往存在多種檢驗檢查,既往在完成檢查後,部分患者需要在不同視窗反復諮詢,多次往返醫院領取報告和膠片。雲膠片應用後,醫生完成影像診斷並將結果發送至雲平臺的同時,患者會收到手機短信報告提示,患者能夠結合自身情況合理安排領取檢查結果,簡化患者就醫流程,減少等候時間[15],明顯改善影像患者就醫體驗。

3.2 存在的問題與展望
雲膠片是傳統膠片和基於PACS 電子膠片的昇華,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就目前應用來看,還存在些許不足:① 雲膠片帶動影像付費方式的變革,浙江[7] 等省份相繼出臺數位影像服務收費政策,“雲膠片”進入當地收費目錄,然而重慶市尚無相關政策出臺,我院延續既往膠片收費政策,目前DR 影像檢查仍包含普通膠片費用,此問題有待相關機構落實收費標準;② 患者在訪問雲膠片時,手機是主要的途徑,但存在不可控性,應用中存在0.22% 患者手機訪問雲膠片伺服器失敗而無法獲得電子圖像,故要求列印傳統膠片,其影響因素最常見的是手機系統原因,與既往應用報導一致[16],針對此問題,專職人員提供人工服務是目前最好的解決方法;③ 雲膠片儲存在外網雲端,需上傳大量影像資料,資料同步到雲端存在一定的滯後,保證資料安全性、完整性並兼顧傳送速率是目前面臨的問題,需要不斷探索和持續改進;④ 在列印傳統膠片的原因中,院外就診占比居首位,仍有個別患者和醫生未形成雲膠片閱片習慣,其次工傷理賠、司法鑒定等相關部門尚未順應雲膠片改變,致相關患者完善理賠時仍需攜帶傳統膠片。雲膠片在互聯互通應用方面,需醫院、衛健委、醫保等各相關機構積極探索合理的服務模式,共同協作,積極探索完善。
 
[參考文獻]
[1] 曹厚德.積極推進雲膠片在醫學影像診斷中的應用[J].中國醫療設備,2018,33(4):178.
[2] 樊樹峰,黃金標,李政,等.關鍵影像標注和電子膠片在臨床工作中的應用[J].生物醫學工程學進展,2009,30(3):163-168.
[3] 魏明,羅希.基於PACS的電子膠片系統[J].電子設計工程,2014,22(21):56-58.
[4] 潘仁進.雲膠片是一種市場價值被嚴重低估的創新醫療器械[J].中國醫療設備,2018,33(4):181-182.
[5] 周曙明.醫院“雲膠片”服務平臺構建[J].中國醫療設備,2018,33(4):180-181.
[6] 許志君.雲膠片的設計與實現[J].福建電腦,2019,35(3):70-72.
[7] 浙江省醫學會放射分會,浙江省臨床放射質控中心.浙江省數位影像服務專家共識[J].浙江醫學,2018,40(20):2201-2202.
[8] 國務院.國務院關於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EB/OL].(2015-07-04)[2020-06-30].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07/04/content_10002.htm.
[9] 龐濤.國家衛計委首次定義“互聯網+醫療健康”[J].中國資訊界(e醫療),2015,(8):9.
[10] 周洲,買淑鵬,蔡佳慧,等.我國“互聯網+醫療”政策體系的初探[J].中國衛生事業管理,2016,33(6):404-405.
[11] 王慧君,馮躍林.“互聯網+醫療”對醫療服務模式和醫患關係的影響及應對分析[J].中國全科醫學,2017,20(25):3191-3194.
[12] 鐘小燕,白晶,羅榮.我國“互聯網+醫療”服務模式[J].中國衛生事業管理,2019,36(1):20-22.
[13] 嚴曉明,鄧曉輝,楊洋.基於雲計算的醫學影像交付系統的建設與應用[J].中國衛生資訊管理雜誌,2019,16(5):580-583.
[14] 沈偉富,徐旭,何煒,等.雲影像技術應用與思考[J].醫學資訊學雜誌,2018,39(3):36-40.
[15] 邱晨飛.“互聯網+醫療”新應用——暨我院全面啟用雲膠片[J].電腦產品與流通,2018,(6):278.
[16] 唐勰.基於影像平臺的雲膠片應用[J].電腦產品與流通,2019,(7):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