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最新消息產業觀測站宮頸癌高劑量率近距離治療施源器進展

宮頸癌高劑量率近距離治療施源器進展

來源 : 中國醫療設備雜誌2021年第4期
update : 2021/07/12
引言
宮頸癌是嚴重威脅全球女性健康的腫瘤之一,其發病率和死亡率均占惡性腫瘤的第四位,在中低收入國家女性中,發病率和死亡率更高,均排第二位[1]。外照射同期化療聯合近距離治療是宮頸癌主要的治療方法。近距離治療  (近接治療, Brachytherapy) 是放射治療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由於近距離治療中的高劑量梯度,可給予腫瘤足夠高的劑量,並能很好的回避危及器官。在近距離治療中,高劑量率近距離治療開始於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相比於早期的低劑量率近距離治療,它具有治療時間短、計畫可優化等優勢,得到了越來越多的應用。採用分次治療策略,施源器的選擇、治療處方等可以隨腫瘤的消退情況、查體結果而調整,也是高劑量率近距離治療的優勢之一。這就是自我調整近距離治療,即近距離治療的時間維度。在宮頸癌三維近距離治療中加入時間維度,就成為宮頸癌四維近距離放射治療[2]。然而,由於近距離放射治療中距離平方反比定律,劑量分佈高度依賴放射源(施源器的駐留點)的位置。本文總結了近年來宮頸癌高劑量率近距離治療中施源器的進展,以及由施源器進展帶來的臨床操作、影像採集和治療計畫設計中的相關技術變化。
 
1 宮頸癌經典劑量學系統的放射源
1898 年,居裡夫婦發現了放射性元素鐳,僅在五年之後,放射性鐳就被用於宮頸癌的近距離治療[3]。一個多世紀以來,宮頸癌的腔內治療一直是近距離治療的支柱,甚至是放射治療的最大成功所在。在早期放射性鐳近距離治療的實踐中,基於經驗的積累,形成了不同的劑量學系統,其中有三個經典的劑量學系統,即斯德哥爾摩系統,巴黎系統和曼徹斯特系統[4-6]。雖然這裡的劑量學系統都是低劑量率技術,但這些劑量學系統所採用的放射源結構和形式深刻影響著當前的高劑量率近距離治療。

總的來說,在這些劑量學系統中,將放射源都分為宮腔放射源和陰道放射源。對於宮腔源,三個劑量學系統均採用線源,根據宮體大小一般採用1~3 個線源相連,放置在宮腔的軸線上。對於陰道源,斯德哥爾摩系統採用薄的圓柱形或長方體置於宮頸口,用紗布填塞使其緊貼宮頸口,該系統的宮腔源與陰道源並沒有連接。巴黎系統的陰道源有三個,兩個球狀源位於兩側陰道穹隆,另一個圓柱形源位於宮頸口與宮腔源連接。曼徹斯特系統的陰道源為兩個卵球狀源,分別位於兩側陰道穹窿。曼徹斯特系統的另一大貢獻是規定了A 點和B 點,並將他們作為重要的劑量參考點。在巴黎系統和曼徹斯特系統的基礎上,又演化出弗萊徹系統[7]。弗萊徹系統推薦採用標準化的放射源排列:宮腔源保持在盆腔的中心平面上,宮腔源的末端與宮頸齊平,並且在正位片上陰道源以宮腔源為對稱軸分居其兩側[7]。採用陰道填塞的方法固定放射源,同時陰道填塞也可推開膀胱和直腸以避免高劑量照射。

在這些經典的劑量學系統中...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