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最新消息生技電影《我們需要談談死亡,We Need to Talk about Death》認識死亡識能

《我們需要談談死亡,We Need to Talk about Death》認識死亡識能

來源 : 朱薏 整理編輯
update : 2021/09/30
英國廣播公司地平線系列紀錄片之一的《我們需要談談死亡,We Need to Talk about Death》,探討了不僅是醫學界,而且是每個人都必須面臨的死亡相關道德問題,特別是日新月異的醫療技術提高了醫生治療各種危及生命的疾病能力,代表了預期壽命的大幅增加,問題是面對生命終末期,該選擇可以提供生活品質的安寧緩和照護善終?還是忍受痛苦依賴醫療續命?
 
2019年亞洲第一部保障病人醫療自主權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在台灣上路。民眾在二親等家人陪同下,與醫療人員進行自費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dvance Care Planning, ACP),簽署預立醫療決定(Advance Decision, AD),決定特定臨床條件下的善終方式。截至2020年8月,全台176家醫療院所提供諮商服務,累積簽署人數超過1萬5000人,然而如何識別最後的時間已經到來?
 
什麼是「死亡識能」?北市聯醫陽明院區家庭醫學科沈怡伶主治醫師解釋,相較於比較為人所知的「健康識能」指的是個人獲得、處理以及了解基本健康資訊以及服務,依此進行健康決策的能力;「死亡識能」的概念雷同,只不過是將執行的場域擴展至生命的末期,指的是一種執行的智慧,獲取、理解及使用「末期及瀕死照護」相關資訊時的知識與能力。比起「健康識能」強調的是賦能予病人方,應用在就醫及健康促進行為、慢性病照護上的醫病溝通,「死亡識能」比較著重在透過經驗式的學習累積能量。
 
死亡識能有四大面向:
 
1. 有一定的死亡相關知識:這不僅僅只是醫學上的瀕死症狀,也包括死亡後的身後事準備,以及在面臨醫療極限下的決策。有很多管道獲得相關資訊,像是透過大眾傳媒的呈現,例如之前紅極一時的動畫-「可可夜總會」與現在出了第二集的「與神同行」…等,都是生活中較輕鬆觸及死亡議題的方式。
 
2. 技巧:除了指醫療團隊照護臨終病人的能力外,還包含家屬共同的參與,並爭取其他親友的支持等社會溝通能力。
 
3. 經驗式學習:每個人從小至大一定有參與死亡的經驗,甚至照顧過臨終親人或病人,透過實際參與跟經驗的累積學習生命教育。
 
4. 社會行動:有了參與及陪伴臨終病人的經驗,就有可能成為家族中,甚至社區中提供或傳播生死智慧的關鍵人物與寶貴資源。
 
沈怡伶說,華人世界講求善終,但因過度便捷的醫療資源造成過多的無效醫療,使得老祖先在宅善終及瀕死照護的相關知識被遺忘了,期待透過各個層面的方式來喚醒民眾對於生死議題的重視。
 



引用出處: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